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51章 生擒活捉?
    “失联?”

    祖神殿首祭大殿内,得到消息正以中指轻轻叩击桌面的大首祭东阳司辰一脸的冷厉,嘴角满是森然。

    “无声无息的失联,东阳鱼到底是战死了,还是被人下黑手给阴死了?”

    事实上,在叶真这支队伍将造化神将圣祭东阳鱼失联一事报上去,报给主持圣祭战事的第二大权祭羊舌正的时候,这件事,第一时间就报给了大首祭东阳司辰。

    无论是东阳鱼造化神将的身份,还是东阳一族的身份,都不是第二大权祭羊舌正能够处理的,只能上报等待大首祭东阳司辰的指示。

    只是,羊舌正不知道的,就在他上报东阳鱼失联这个消息的时候,大首祭东阳司辰收到了族内急报。

    家族内收藏的东阳鱼的魂简,碎了!

    修为到了圣祭这个程度,留不留魂简在祖神殿,就凭自愿了,但是东阳一族内部,东阳鱼却是留有魂简,并有专人看守。

    这直接就让大首祭东阳司辰痛彻心扉。

    造化神将境的存在,无论是放到哪个家族,都是擎天柱一样的存在。

    东阳鱼的突然死亡,代表着东阳家族的擎天柱倒了一根,让东阳司辰如何不怒。

    不过,大首祭东阳司辰毕竟是传奇圣祭,心智远非常人能比,很快就有所反应。

    “我要知道这几天与东阳鱼有关的一切,包括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以及他失联之前的行动方向轨迹。

    魔族这些天的所有力量配置和变化,还有你们进攻之后获得的各个魔族大营的魔族魔神数量。”

    “传令巡天司,我要事发当日路州天地间所有的一定烈度的天地元气波动,还有分析报告。”

    大首祭东阳司辰一声令下,不到半个时辰,所要的资料第二大权祭羊舌正就通过各个渠道弄齐了。

    羊舌正的能力还是很强大的,对所率领的圣祭掌控力度也是很强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大首祭东阳司辰任命为第二个大权祭。

    “大首祭,可是有什么发现?”送上搜集到的资料的同时,羊舌正已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若东阳鱼只是失联,那么大首祭东阳司辰应该是在第一时间用秘法联系,甚至是组织搜救。

    “东阳鱼,已经陨落了。”

    “什么?”

    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大权祭羊舌正大惊失色,“鱼兄一位堂堂的造化神将,怎么可能陨落的如此无声无息?”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继续搜集有关的情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搞清楚,要不然,到时候我们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东阳司辰说道。

    接下来,东阳司辰就在一堆资料中查找对比起来。

    东阳司辰的能力,毫无疑问是强大的,这种能力不是指战力修为,而是指做事的能力。

    要不然,东阳司辰当年也不会成为祖神殿的传奇圣祭。

    根据这一堆并没有我少头绪的资料,大首祭东阳司辰就找出了问题的方向。

    “你确定在那个时间段没有感应到造化神将或者造化神王境强者这个烈度的力量波动?”东阳司辰再次询问起了在前方战场的第二大权祭羊舌正。

    “没有。”

    羊舌正回答的很坚决,“大人,就算离的再远,哪怕是数百万里之外,这种烈度的战斗波动,我们还是能够隐约感应到一二的。”

    “我看了情报,魔族几位有可能击败东阳鱼的魔神将,俱都在你们的进攻中现身,并且全力出手,没有利用精血分身迷惑你们去埋伏东阳鱼的可能。

    这一次统帅魔族魔神的那位魔族神王,行迹并不是太明确,但是以我的了解,那位魔族神王想要斩杀东阳鱼,亦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不可能这样悄无声息的。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东阳司辰说道。

    “哪两种可能?”

    “一是有顶尖的、有着碾压东阳鱼实力的绝顶强者,偷袭了东阳鱼,想要达到这个程度,必须是老牌的神王境强者。

    二嘛,就是有人趁东阳鱼不备或者放松警惕之际,利用特殊手段杀了东阳鱼。

    你觉得是哪种可能?”东阳司辰定定的看着羊舌正问道。

    这时候,分析完情报的大首祭东阳鱼,已经将主要神念降临到了湖州战场随军的精血分身之上,与第二大权祭羊舌正面对面的商议起来。

    “大人,第一种可能性,太小了。既便是道祖补天之后,神王境的强者,也轻易不会参战。

    魔神宫的先知九希,就算是魔族内身份极其尊贵的大先知,想要请动一位老牌神王出手,还是偷袭,可能性太小了。

    魔族的神王这一级的存在,可就不是九希随随便便能号令的。”羊舌正说道。

    “那你觉的是第二种?”东阳司辰问道。

    羊舌正点了点头,“我觉的第二种可能性大一点,要不然,就算真破天荒的有魔族神王境强者出手,那天地元气的波动,再轻微,我们也必定会有所感应。”

    “那会是谁呢?又或者是哪一方的势力呢?”东阳司辰问道。

    “这个......”

    羊舌正一时之间答不出来,“大人,恕我直言,就算是第二种可能,能做成这种可能的人,这天地间也并不是太多。

    就以属下论,与鱼兄颇熟,若是属下突然间翻脸埋伏偷袭鱼兄,也做不到无声无息的斩杀鱼兄。

    说实话,这个怀疑目标,我真的想不出来!”顿了一下,羊舌正又道,“举世间,恐怕也就天庙有这个能力。”

    “绝对不会是天庙。”东阳司辰回答的非常肯定,羊舌正早已经习惯了东阳司辰的权威,也不多问,随后就苦笑起来。

    “大人,说实话,就我的了解而言,若是去了天庙,能够无声无息的达成这件事的人,我暂时还没有怀疑目标。”

    “你觉的,叶真这个人怎么样?”

    “大人是怀疑叶真?”

    东阳司辰不置可否,只是在等待羊舌正的答案。

    思忖了几息,羊舌正才慎重答道,“大人,在此之前,其实我们这帮老人还是轻视了这个后起之秀。

    这个叶真,在之前的战斗中大放异彩,谈资是在江宁郡的战场上,和他麾下的四位南蛮战灵,战功赫赫。

    我们这一次行动唯一斩杀的一位造化神将境魔神,就是叶真和他麾下的四位南蛮战灵的杰作。

    说实话,这个叶真和他麾下四名精修落日神射的南蛮战灵,若是有人配合,在圣祭战场上,简直是杀神一样的存在......”

    话说到这里,羊舌正的脸色突地一变,“大人,若是埋伏偷袭之下,这个叶真和他的四位南蛮战灵,是有着斩杀东阳鱼兄的可能,但却无法做到无声无息。”

    “若是有他有封锁空间的灵宝,又或者是有精通空间神通秘法的人配合呢?”东阳司辰问道。

    这个问题,让羊舌正的脸色再次一变,“大人,若果真如此,还真有这个可能。

    叶真麾下的那一支圣祭所有的成员,都对叶真和他麾下的南蛮战灵的战力无比推崇。

    我观看了他们随送过来的留影玉简,若只论攻击力的话,他们五人合力,任何一名造化神将恐怕都受不了他们的连续攒射。

    但是,属下想不通,叶真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他有什么理由要杀掉麾下的东阳鱼呢?

    仅仅是夺权的话,这不太可能吧。

    随着叶真斩杀那名魔族的娜迦神将,威信已然权立,压根不需要这样做啊。”羊舌正疑惑道。

    大首祭东阳司辰往前推了一块玉简,“情报反馈,东阳鱼因为某些原因,在交战初时,可能坑了叶真一次,若是得逞,可能危及叶真的性命。”

    “你认为是叶真对此事的报复?”羊舌正大为疑惑,“属下觉的,仅仅这个原因,还不至于吧?不至于如此小肚鸡肠!”

    “最新消息,与东阳鱼一道行动的圣祭严风,也陨落了。无声无息的死了,你不觉的这有点巧合吗?”东阳司辰冷笑起来。

    “大人,确实有点巧合,但是,仅这一点推测,属下觉的站不住脚,也并不适合采取行动。”

    “那你再看看这个。”东阳司辰又推出了一份玉简,“这个叶真,他的师尊可能是我们东阳一族的仇家,而且,他身上有我的要的东西。”

    仔细的看完了玉简,羊舌正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大人,没想到这个叶真的师尊竟然是地心火帅狄百陌,这样的话,那他的嫌疑可就成倍成倍的提升了。”

    说到这里,羊舌正神情陡地变得坚毅起来,“大人,你吩咐吧。”

    “我要活的!”东阳司辰的神情满是阴冷。

    “生擒活捉?”羊舌正眉头一皱,“大人,我需要做一些安排,可能还需要你配合一二。

    这个叶真刚斩杀了不少魔族魔神,立有大功,在一众圣祭当中人望大涨,若是当众擒拿,恐怕会引得人心浮动,不好交待!”

    “没问题,做好万全的方案,我来下命令配合你!”大首祭东阳司辰的嘴角满是森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