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4章 这种师傅
    “锋儿?!锋儿!?”

    杨凤看到吕小布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眼中的嗜血居然开始慢慢的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居然是泪水!

    这个可以称得上是杀人如麻无所顾忌的杨凤,此时此刻居然留下了泪水?!

    看着那泪水,吕小布不知为何,心中咯噔了一声。

    他从来没想到过他这个便宜师傅,甚至是都没正式拜师的师傅,居然对他如此的情深!?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杨凤看了看在旁边目瞪狗呆的几个城主,立刻擦干泪水,凶巴巴的喊道:“看什么?!小心杀了你们!”

    胡南山几个人对视一眼——得了,没咱们的事了,走吧。

    “哎。”吕小布上前叹了口气:“抱歉,我骗了你,我不是什么林锋,而是吕小布,也就是所谓的四城共主。”

    “吕小布?我锋儿呢?!”杨凤大怒,准备出手!

    “不是那个骗!你误会了!我就是林锋,也是吕小布!”吕小布知道她误会了,苦笑一声,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

    不一会儿,就恢复了他的原本的样子。

    “哦,那没事。”杨凤摆了摆手说道:“长什么样子无所谓。”

    “额……”

    吕小布嘴角抽抽。

    说真的,他这是第一次觉得某个人这么难缠。

    完全摸不准啊。

    看着吕小布那疑惑的神色,杨凤突然笑了:“你肯定不知道为啥吧。”

    “是啊。”吕小布点头。

    “我原来有个儿子,夭折了。”杨凤说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摸着她自己的肚子。

    “你是觉得我像你儿子?哪像?”吕小布明白了,笑问道。

    “感觉像。”杨凤又是大大咧咧,却又是感情深沉的说道:

    “我没见到我的儿子活着的样子,不过,我觉得如果他活着,我肯定不会把他教育成一个怂包的!”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想他想的发疯,我就在原来的岛上找徒弟,找他的影子!”

    “但是,后来就被人赶出来了,侥幸没死,就来到了这里,在横琴城安顿了下来!”

    吕小布无声的笑了。

    好吧,按照他这位便宜师傅的性格,估计还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我觉得像那就是像,我儿子肯定和你们不一样!

    至于她说的找替代品,更是她的一贯作风。

    “对了,今天横琴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杨凤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他觉得吕小布可能杀了纪黄,但是应该不会对横琴学院下手啊。

    虽然说下手了也不管她屁事。

    但是,她却是因为这件事被赶出来的啊!

    “那是那个姓纪的手笔。”吕小布也不瞒着她,大概的说了说。

    至于说她去搅局?!

    他不信!

    一个能为了没有三天感情的,还没的正式拜师的徒弟被赶出来,甚至还掉了眼泪的人,会出卖他?

    就算出卖,他也认了,谁让他欠了人情债呢。

    “啧啧啧,那个老杂种够狠的啊!”杨凤幸灾乐祸的说道:“不过,你比他也不差,估计快气死了!”

    想了想,她又说道:“那块令牌你不用担心,那个老杂种还没能力在那上面做手脚呢。”

    “你藏在哪了?我去给你取回来!你现在出动不方便!我去了,就算那个老杂毛看到了,他也不会怀疑什么的!”

    杨凤风风火火的安排了一大堆。

    那可是她徒弟晋级的东西啊,可得赶紧取回来。

    “还是等等吧。”吕小布苦笑道:“那个姓纪的,肯定戒备着周围呢,你要是去了,容易被发现的。”

    “我又不怕他!快点!快点!”杨凤急火火的说道。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保护小鸡的老母鸡。

    “好吧!”吕小布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就告诉了杨凤。

    “轰!”

    杨凤瞬间消失了,直奔吕小布说的那个地方而去!

    吕小布摇了摇头,飞回了南山城。

    “少主,那位是……”胡南山苦笑着开口问到。

    “算是我师傅吧。”吕小布摇了摇头:“元婴期的,脾气不太好,别招惹她老人家。”

    “元婴期的?”柳抚宁嘴角抽抽。

    他觉得他们这位少主他太神奇了,就出去了三天,就拜了个师傅?

    而且还是那种一见面就掉眼泪的师傅?!

    我的天啊!

    这种师傅请给我来一打!

    齐嘉铜也是嘴角抽抽,但是他却还是有些疑惑——这不会是提早布置好的吧。

    吕小布看到了他眼神的怀疑,却只是摇头苦笑。

    这位师傅的出现真的是意外中的意外,可以说是将他的全盘计划都打乱了。

    他原本盯着的可不是那个姓纪的。

    而是那个横琴学院的校长。

    他谋划的是学校火拼,然后他从中作梗,让双方打出火气来,最后再引动城市之间的战斗。

    结果,这个便宜师傅的出现一下子让他的计划彻底改变了。

    认识了便宜师傅,学到了周长老的封脉,从而让周长老的儿子周帅请他喝了酒,再碰到了纪黄,最后还有姓纪的谋划。

    这一环环缺一不可啊!

    这一次可是全凭运气了!

    ……

    没过多久,杨凤就风风火火的回来了,看那样子,显然是不知道和谁又打了一架的样子。

    来到吕小布面前,她拿出令牌得意的对吕小布晃了晃:“叫一声师傅,我给你。”

    这这种姿态的杨凤让吕小布笑了,摇了摇头笑道:“师傅。”

    “诶!”杨凤哈哈大笑,伸手将令牌给了吕小布,显然是十分的心满意足。

    然后,她又看了看胡南山等人,得意的说道:“我徒弟是你们的少主!”

    胡南山等人对视一眼苦笑一声,躬身行礼。

    不过,他们的内心倒是还是挺开心的。

    一位元婴期坐镇啊!

    而且还是这种不担心叛变的元婴期坐镇。

    这件事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对目前势弱的葫芦腰四城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城主,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胡南山再次问道。

    “等!”吕小布眼睛一眯。

    “等什么?!”众人一愣。

    “等横琴城和与赤城开战!”吕小布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他们知道现在才猜到吕小布这三天,去干了什么!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为您推荐